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相遇是友的博客

丰富自己, 比取悦他人更有力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权力让英雄和狗熊随意转换  

2014-07-30 02:18:13|  分类: 百态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

权力让英雄和狗熊随意转换 - 相遇是友 - 相遇是友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 重庆关闭涉黑涉黄希尔顿酒店,酒店股东彭治民系重庆一名警官,他曾在2009年重庆打黑立功并因此升职。他被指2009年在希尔顿酒店向涉黑重庆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行贿30万元以求庇护,目前彭治民已被刑拘。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同时被停职。(6月24日东方早报)
        本来以为随着文强等被宣判,重庆上一轮打黑的热潮也将随之散去。不想在新一轮的整顿中又发现了新问题,在上次打黑过程中立了功的警官彭治民这次栽了,而且也是由于涉黑问题。据说,他不仅贿赂官员以寻求庇护,还涉嫌倒卖土地以及经济犯罪、贿赂执法人员等违法犯罪。彭治民团伙成员还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,以及容留、介绍卖淫罪等。有趣的是这次放倒这位打黑英雄的也正是上一次的“091”专案组——侦办过文强涉黑案。
         英雄变狗熊似乎就这样简单。记得当初文强因涉黑被拘押时,有人专门拿出文强的档案翻看,发现文强以前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好警察。正是靠着自己打黑的成绩,被迅速提拔。彭治民也是靠着去年的打黑行动“进官加爵”。不过两个人的结局也相似,都是因涉黑被拘捕。
        昨天还是英雄,今天就已成为了狗熊,这种角色的转换快得让然喘不过气。但应该说这种英雄变狗熊的事例已屡见不鲜。在全国即将解放之际,伟大领袖毛主席就告诫要进京的党员干部谨防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。不料还真被他老人家说中了,刘青山、张子善很快就由革命英雄变成社会主义的蛀虫。所以不管他们在革命中的贡献多大,毛主席还是得将他们处决以儆效尤。
        历史具有相似性,也可说是具有循环性。当下人的所作所为都能在历史中找到蓝本。若把刘青山等人看作是英雄变狗熊的历史蓝本,文强、彭治民就是当下的翻版。这应该是符合历史定律的。因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权力,有权力的地方就会滋生腐败这种恶习。更何况,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地方,权力还讲究的是无节制。一个当官的不管权力多大他都是领导,都会有人前去巴结。
        另一方面,权力本身也乐于被奉承。中国人早就形成一种固式思维,即认为官比民高出一等级。所以当官的没有几个不希望把手中的权力用一番的。一方面可以看作是炫耀,另一方面还能为自己带来额外的收益。这种思维延续至今就进场出现如是的声音:我是局长,我是领导等等。不过对于民众而言,说出这种话就意味着赤裸裸的挑衅,所以有权者一旦与民发生冲突而喊出自己是领导后,就只能杯具的接受民众的暴揍。当然,更多的时候握权者是不会轻易去民众当中的,因为民众一般只会给他找麻烦,却带不来自己想要的。
        权力喜欢被别人捧着,但是无奈自己的权力有限时就不得不去寻找更大的靠山,以使自己的权力更加稳固,使自己获利的方式更加安全。但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。当两个人都付出了自己的成本而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时,他们就结合了,也意味着他们彻底发生了质变。所以,打黑英雄变成涉黑狗熊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,我们还可以将重庆现阶段的大黑工作看作是文强案的继续。而且警察不同于其他权力部门的一个特点在于,他们需要和犯罪面对面的接触,所以不少警察的身上也沾染了痞子的气息。因而有人将警察称之为合法化的流氓不是没有道理的。据说,文强在位时,警察都叫他“强哥”。这种痞子之气使得他们更容易向黑势力团伙靠近。当权力执行者和黑恶势力靠在一起,谁都能想到那是什么后果。或许电影《无间道》也就有了真实版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当然,警察队伍中还有多少人既充当正义的使者,又充当黑暗的领袖,普通民众不敢想,毕竟我们最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平平安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